【男人的恋爱史】男人歌,唱给谁来听?
[ 2019-1-1 17:55:00 | By: ffff20181215 ]
 
电影《夜宴》被中国知名的网络剧评家老湿列为「大排场、全特效、全明星阵容,但是剧情稀烂」的大片之一,实是名不虚传。

这部号称是以莎翁名著《哈姆雷特》为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就是很别扭的电影,在种种吐槽都不足以形容之后,使得电影的插曲〈越人歌〉成为男主角吴彦祖那冷艳却又阳刚的美貌之外,唯一的亮点而受到瞩目。

吴彦祖

作为故事中可谓『苦逼中的战斗机』的女配角青女(对应着哈姆雷特的奥菲莉亚)的主题曲,词中哀婉之意也确实是很适合这个角色,虽然听周迅唱歌让我觉得我也要命的纠结了一把。我总觉得这首歌会红起来,可能不是周迅唱得好,而是太多人(包括我在内)都想对着吴彦祖唱这首歌,于是它就红了。

可是,〈越人歌〉为什么会作为青女的主题曲呢?让我们来看看著名的诗人席慕蓉女士的诗作《在黑暗的河流上》与她的批注吧!

灯火灿烂 是怎样的美丽夜晚 
你微笑前来缓缓指引我渡向彼岸

(今夕何夕兮 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 与王子同舟)

那满涨的潮汐 是我胸中满涨起来的爱意
怎样美丽而又慌乱的夜晚啊 请原谅我不得不用歌声
向俯视着我的星空轻轻呼唤
星群聚集的天空 总不如 坐在船首的你光华夺目
我几乎要错认也可以拥有靠近的幸福
从卑微的角落远远仰望 水波荡漾 无人能解我的悲伤

(蒙羞被好兮 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 得知王子)

所有的生命在陷身之前 不是不知道应该闪避应该逃离
可是在这样美丽的夜晚里啊
藏着一种渴望却决不容许
只求 只求能得到你目光流转处
一瞬间的爱怜 从心到肌肤 我是飞蛾奔向炙热的火焰
燃烧之后 必成灰烬 但是如果不肯燃烧 往后
我又能剩下些什么呢? 除了一颗 逐渐粗糙 逐渐碎裂
逐渐在尘埃中失去了光辉的心
我于是奔向烈火 扑向命运在暗处布下的诱惑
用我清越的歌 用我真挚的诗 用一个自小温顺羞怯的女子
一生中所能为你准备的极致
在传说里他们喜欢加上美满的结局
只有我才知道 隔着露湿的芦苇 我是怎样目送着你渐渐离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当灯火逐盏熄灭 歌声停歇
在黑暗的河流上被你所遗落了的一切
终于 只能成为 星空下被多少人静静传诵着的
你的昔日 我的昨夜

我们可以发现,席女士将这个故事诠释为『越女』对于『鄂君』的暗恋之歌,必须说,在诗句与诗中的情意上确实婉转动人,不过这真的是 『越女』的歌吗?

※※※

《越人歌》的典故始出于东汉刘向的《说苑》,有人说这是中国史上第一首翻译诗,故事是双重的,第一层故事是楚襄成君与大夫庄辛的故事,事情是这样的:

楚国的贵族襄成君受封当天,穿着一袭华美的服装,风仪甚美,他站在水边正准备渡河,此时,另一个大臣高声说:「是谁可以送王子过去呢?」

这时,另一位大夫庄辛看见襄成君,觉得他真的是帅得令人一脸血,连忙说:「我我我!!!选我选我!!!」,这原本也没什么,但庄辛不知道哪根神经断了,他竟然说:「我可以托着王子的手送王子上船,克以吗?」

「呃…….是有必要牵手吗?我跟你很熟吗?」似乎是握手这件事并不是很有礼貌,因此襄成君生气了,但是美男子就算生闷气也绝对不会跟老夫一样挫干谯,他只是愤愤地不说话。

当你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就算皱个眉头你都会自我审查,所以,庄辛恭敬地迭起手,对襄成君说:「安安你好,你听过x丽吗……王子殿下你难道没听说过鄂君子皙的故事吗?…….」

全场显然没几个人听过,于是,庄辛不慌不忙地用楚国人一贯啰嗦的兮兮 style ,说了一个很长、但是又很美的故事。

那一年,楚王之子、楚国的令尹、鄂国的国君子皙在河上泛舟,他坐着一艘豪华游艇,游艇上还有气派华丽的伞盖,两旁还奏着音乐,这比金城武还帅气的华丽出场,让替他划船的越人不由自主地唱了一首歌。

越人的歌,是用越语唱的,在楚国人听来也不可解,于是他们用楚语的文字记了下来,就变成了以下的歌词:

滥兮抃草滥(夜晚哎、欢乐相会的夜晚)

予昌枑泽、予昌州 (我好害羞,我善摇船)

州〈食甚〉州焉乎、秦胥胥(摇船渡越、摇船悠悠啊,高兴喜欢!)

缦予乎、昭澶秦踰(鄙陋的我啊、王子殿下竟高兴结识)

渗惿随河湖 (隐藏心里在不断思恋哪!)

(括号中是中国的音韵学家郑张尚芳的翻译,郑张先生以泰语的发音来考虑真正的意义,这时由于古越语可能属于侗台语系,而泰语是这个语系中一个发音比较统一的语言。其中的原委与正确的对音,请参见郑张先生的 Blog ,由于古越语的发音和现代汉语的发音完全不同,所以这些字就不标注汉语的发音了)

这种感觉,大概就像大家今天去威尼斯坐船听船夫唱歌一样,虽然一句都听不懂,但是满好听的。只是鄂君是好野人又是王子,虽然他不懂越语,但是他马上就说:「我听不懂越语,你们用楚语给我翻译翻译。」

接着,当然马上有人找来了翻译,就成为了《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悦)君兮君不知。

如果参照着上面的越语翻译,不难发现这位翻译虽然乱译,却译得很高雅,而最后那两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虽然跟原文一点关系都没有,却译出了一种比喻的美感和暗恋的心情,不知是翻译理解越人心意后、代替他告白?还是翻译本人的告白……

不管怎样,子皙在听懂这首歌后,很感动地上前拥抱这位粉丝,然后将身上的绣被脱下来给粉丝,真是非常现代偶像的作风呀!

当然,我们也别忘了讲述这个故事的庄辛。

他说完了这个故事,不急不徐地说:「鄂君是楚国的王族跟宰相,都能跟一个划船的船夫这样真情流露地拥抱了,王子您的身分哪里高贵得过鄂君、而我庄辛的身分又难道比船夫来得卑贱吗?那么,我想托着您的手,又有何不可呢?」

襄成君听完,把手伸给庄辛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被长辈说我很帅,我也没有羞辱对方,从今以后,我愿意像年轻时候那样,坦然地接受大家对我的爱(!)。」

※※※

如此看来,整个故事有四个角色,第一组是襄成君 & 庄辛,第二组则是鄂君子皙 & 越人,第一组都是男性,第二组的越人虽然性别不明,但是既然是越”人”而不是越”女”、又被庄辛拉出来当前例,恐怕是男性的机率比女性高得多。

很多越人歌的爱好者无法接受,认为这不可能是古人同志恋情,但是,这真的是「同志恋情」吗?

楚国是个爱美的国家,楚地的风土人文,孕育出了瑰丽奇诡、充满想象的楚辞,那些在深山野林、在云海湖水边的低吟,与诗经代表的中原地区截然不同。如果仔细地阅读楚辞,不难发现那些诡谲难明的自然美景对楚国贵族的吸引力,我想,这种对美的感受,也投射在他们对人的感情上。

庄辛是不是爱上了襄成君、越人是不是爱上了鄂君,在现有的文本里都无法推论,但是庄辛和越人都很诚实地表达了他们对于美的欣赏。

俊美的男人,为什么不能被另一个男人欣赏呢?

「我喜欢你,哪怕只是见了一面,我就是喜欢你,你很美、你是个令人喜欢的人。但是你喜不喜欢我、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那不是我的事。」我总觉得,越人歌、这首号称中国史上第一首的翻译情歌,唱出了介于「欣赏」与「恋爱」之间的幽微心意,既卑微,也崇高。

庄辛也好、越人也好,眼中所见为美,或许就没有性别,我觉得楚国的贵族们、甚至是一个划船的越人船夫,在这部份的造诣还真是颇高的~~~

男人歌,未必就得唱给女人听。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  < 201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