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岁月中的珍藏
[ 2018-12-22 15:51:00 | By: ffff20181215 ]
 
几年前,曾以文化推广志工的身份去拜访被誉为“大地画家”的沈国仁教授,他当时已八十多岁,虽然有些木讷,但让人

备感亲切。约十年后,在初中同学“Line”群组的交谈中,赫然发现这位画家竟是我们的美术老师,真感到汗颜,觉得自

己太过迷糊,对不起老师。


初中时,学校除了月考和期考外,没有小考,也不记得有什么回家作业。刚从小学五、六年级恶补中解脱出来,平时回家

只看故事书,根本没去翻阅课本。到了考前才开夜车,可是喝了咖啡仍睁不开眼,成绩的惨烈可想而知。半个多世纪过去

,还梦到考前发现课本还没购买的惊骇。

对初中的记忆非常有限,除了导师的音容教导依旧清晰,只记得自己曾当选卫生股长,提名的同学说,因为你看起来很干

净。在环境整洁的名校,可苦了我这个领导无方者,难怪同学回忆说,经常看到你在打扫。同学还谈了好多班上师生之间

、同学之间的事,感觉自己好像都不在其中,就连出去远足好像也沾不上边。好在同学上传了照片,同学的脸蛋和名字都

很熟悉,否则不知怎么对自己交待这段几乎空白的岁月。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就是发生在美术课上。我画画也是漫不经心的,沈老师曾说,你的构图很好。老师总是给予正面鼓励

,其实他没说的是,上了色就可惜了。记得有一年即将开学前,想起暑假美术作业还没动工,临时将过去一幅画加工一下

交差。老师看了看说,你家里还收藏了多少幅画?老师真的没生气,他的幽默令人暖心,印象深刻。

然而,毕业四十多年后,竟然连老师的姓名都忘了。在偶然的机缘下,去拜访这位画家教授时,连老师的国字脸也没引发

连想。又过了十多年,才得知这位受人敬仰的沈国仁教授是我们的美术老师。在那样一个清纯的年代中,我的心究竟安住

何方?感觉对不起老师。但是我深信,在漫长的岁岁月月中,老师的宽大包容一直启发着我,引领着我,历久不衰。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